高端機床產業化刻不容緩

從機床下遊應用領域來看,車輛、航天航空、工程機械等重點行業行業產業升級加快,對高端機床需求強烈。然而遭受“瓦森納協定”限定,歐美國家對以五軸聯動數控車床為代表的高端數控機床出口進行了嚴苛管控,而2019年的中美貿易戰進一步aluminum machining service加大了我國高端機床的進口限制。機床行業早已上升到國家發展戰略關鍵的高度,近些年我國相繼出台多種相關政策加速高端數控機床發展,高端機床產業化過程有望加速。

自新中國成立後,中國機床行業進到迅速發展階段。“一五”階段在蘇聯專家指導下,第一機械工業部按專業分工規劃布局被稱作“十八羅漢”的一批骨幹機床公司,以及以北京金屬切削機床研究所為代表的“七所一院”的一批機床工具研究機構。1957年,一機部直屬企業在機床、工具、磨料磨具和機床配件方面的出產量占全國90%以上,有關出產量國內自給率達80%上下。在計劃經濟環境下,“十八羅漢”和“七所一院”迅速創建我國較完整的機床工具產業和科研體系,為改革開放後制造業的迅速發展奠定了基礎。

“十一五”期內,我國機床工業保持高速穩定發展,國企快速擴大規模。2007年沈陽機床和大連機床各自進到全球機床行業前10強。此外,一批機床公司reaction injection molding發起跨國並購潮:沈陽機床在德國開設技術研發中心;大連機、沈陽機床、北一機床各自並購Ingersoll(美國)、Schiess(德國)和Waldrich-Coburg(德國)等。“十一五”期內金屬切削機床中數控車床產量達72.8萬台,數控化率從2006年15%提高到2010年30%。

2011年至今領域進到下行期,我國數控機床行業創新力不足、關鍵技術缺失、技術基礎薄弱等問題慢慢曝露。同時部分企業因具有較強市場適應性,聚焦某一行業,變成領域生力軍。如科德數控專注於高端五軸聯動數控車床;創世紀聚焦3C鑽攻及立式加工中心;海天精工深耕數控龍門和立式加工機床;國盛智科打造金屬切削類中高檔數控機床提供商等。

社會化競爭及對品質要求的提升,倒逼機床公司rapid tooling加大研發投入並適者生存,公司參與市場競爭的活力獲得激發。2017年至今,已上市企業中紐威數控營收增長最快,2017-2021年複合增長率達28.1%;各企業研發費用率在4-7%區間,總體展現提高趨勢。

各機床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比較穩定,毛利率在25-40%區間,淨利率在5-15%區間。隨著自主研發水准能力的提高,機床核心零部件逐步推進國產替代,機床公司有望進一步提升市占率及營運能力,產生穩步發展。

92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