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學校把優化措施所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技術科目

建議學校把優化措施所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技術科目

教育局於今年4月1日公佈高中四個核心科目(即中國語文、英國語文、數學、公民與社會發展科以代替通識教育科)的優化措施,並於新學年由中四級起推行,讓學生得以盡早獲益。局方感謝學界的正麵回應和支持,讓優化方案得以落實。然而,我們留意到有部分人士不透徹理解優化課程方案,希望在此進一步解釋及澄清。

高中四門核心科目的課時,不能超過一半嗎?

現時不少學校在核心技術科目的建議課時之上,額外增加課時,甚至超過總課時的60%,以致我們需要壓縮其他學習經歷的時間、增加補課,或將個別科目進行安排於課後進行,學生因而企業缺乏空間去參與更多元化的學習經歷,情況並不理想。隨著優化措施的推行,單是公民與社會發展科明顯減少課時和改為半科,四個核心部分科目所佔的總課時應可調整至約50%。

優化方案的精粹在於給予學校彈性和空間以照顧學生的多樣性,即使校內同一級的學生,他們於語文及數學科的課時也不應一刀切地相同。因此,對於仍有學校向局方提問:「在優化措施落實後,若四個核心科目所佔的總課時達51%,是否『違規』呢?」相信答案也顯而易見。學校應就高中課程的佈置作整體考量。具體如何分配課時、提供的科目選擇和安排其他學習經歷,以照顧學生的需要和不同性向,以及製造空間來豐富學生的學習經歷,需要學校領導作出合理的判斷。這正是教育專業的體現,不會有適合所有學校、簡單而劃一的量化指標。

為何不建議學校把優化措施所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技術科目?

學校應詳細考慮學生的個別學習需要,以一刀切的形式把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科目的做法偏離優化措施的原意,也未必是最有效。學校應反思學習是否隻限於正規課堂,以及如何有效地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生如需額外的語文支援,可採用多元的適異策略(包括跨課程的閱讀/語文活動、具針對性的短期課程、拔尖補底班、與語文學習相關的聯課活動等),以及考慮如何提升學校整體的語文學習氛圍。

教育局殷切期望學校能以學生的利益為本,瞭解不同學生的學習特點和需要。透過這次機會,學校將全麵檢視和規劃課程,善用騰出的空間,提供更多元化的學習體驗,照顧學生不同的興趣、能力和誌向,培養他們的全人發展和多元才能。

中二數學高中核心科目騰出課時,會否減少學生學習語文的機會?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已於2020年9月向教育局提交報告。專責小組特別指出,有需要厘清學校的上課時數(而非上課時數)的概念,讓學校在整體規劃與課程有關的活動時有更大的彈性。除了上學時間外,上學時間還包括課間休息、午餐、放學後、開放日等,以及課外時間(包括週末和長假期)。學校善用課外時間進行學習活動,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為應對疫情,學校停課較長時間,但學生利用不同的家庭學習模式,清楚表明上課時間與上課時間不同。學校可把握機會,在高中四個核心科目加強運用學時概念規劃,以配合課程的學生學習安排。以學習英語為例,學校可安排跨課程閱讀、跨課程語言學習、與英語學習有關的聯課活動和全方位學習活動,以增加學生在課堂內外學習和運用英語的機會,從而提高整體英語水準。

數學科延伸部分安排在課後進行有何不可?

自2009年新學製高中課程實施以來,數學課程由必修部分和擴展部分組成(即第1單元微積分與統計學和第2單元代數與微積分)。每一部分都應該安排在常規課程表中。

高中課程推行發展之初,部分學校因為尚未得到完全可以掌握課程編排,以致將延伸到了部分安排在課後進行。但十多年過去,不少大學已將數學延伸以及部分視作選修科目運用甚或增加入學計分的權重,學校若繼續把延伸組成部分的課堂置於常規時間表外,除了會延長上課時間而加重師生的負擔,影響學與教效能外,亦不利學生參與聯課活動及其他學習經歷。這不單影響學生全人發展,亦窒礙對數學有濃厚興趣的學生修讀延伸企業部分,有違照顧學生不同興趣和抱負的原意。

公民與社會發展科現時隻有課程大綱,卻未提供具體內容,局方如何協助教師?

懲教署是課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並不是一個新科目。它是基於現時通識科的目標和宗旨。教育局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現正製訂課程及評估指引,供教師參考; 推出新一係列的教師專業發展課程,並採用不同模式,例如研討會、工作坊、經驗分享等,讓教師瞭解課程的概念和目標,以及學習、教學和評估的要求; 以及提供教材供教師使用。今年九月,教師會開始講授「一國兩製下的香港」。教育局提供的學與教資源及官方機構提供的參考資料均非常豐富,我們有信心教師能夠安排及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