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以後的全球經濟格局

2021年中國進入了“熟經濟”時代。自然轉變的不僅中國,放眼全球全球布局也發生了很大轉變。尤其一場疫情,這個轉變就越來越顯著。世界經濟進入了“滯漲時代”。

上世紀80時代,歐美全面放松金融best payment gateway監管,激勵科技創新。然後就是全球化和智能化,世界各地進到蜜月期,全球經濟飛速發展,世界經濟進入了一段美好的歲月。

在這一時期美金的威望蒸蒸日上;歐盟統一大市場慢慢產生;四小龍和四小虎等區域經濟起飛;中國抓住了這一難得機會,從此進入了工業化的快車道。有著30多億人口的金磚五國初露頭角...直至2008年以前,世界經濟百花爭豔,百花爭豔!

自2008年的美國金融危機後,世界各地的經濟出現了不同的疲態。

雖然美國開啟了量化寬松之途,最先走出了金融危機,可是總供給一直保持在較低的水准;歐盟無精打采;金磚五國有三國增速減少;

日本的“低欲望社會”不斷迄今。四小虎早已失去活力,四小龍的增速還在降低。

全球的經濟發展除中國、印度少數幾個rapid 3d prototyping我國外,都幾乎陷入了“長期停滯期”。

下面根據兩張圖,大家來看一下全球關鍵經濟體的增速和人口構成狀況:

從這張圖大家發覺,除中國和印度外,其他經濟體的增長率都徘徊在2%左右。2020年的疫情,除中國外,其他經濟體都是負增長。

再看這張人口框架圖,除了印度和巴西的人口平均年齡分別是28.2歲和33.5歲,其他主要國家的人口平均年齡都在40歲左右,這是標准的“熟齡”情況。其中日本、德國、意大利的人口平均年齡都已超出45歲,十足的“中年人”。

2008到2012年這四年是一個分界點,全球經濟從輝煌時代也邁向了白銀時代。以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歐洲難民潮;特朗普勝選;英國退歐;中美貿易爭端;直至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慢慢形成了當今的樣子。

這個布局包含雙層:第一層是各國的內部環境;第二層是全球的外部環境;

先講內部環境:一句話總結便是“快樂家庭都是類似,不快樂家庭是各有各的苦惱!”

先講歐洲,歐洲的問題是“很熟”

最先,歐洲的人口老齡化非常嚴重,西歐多國的人口平均年齡都已超過了40歲,65歲以上人口的占比超過了18%,達到了重度老齡化。人口壓力成為了歐洲的主要矛盾。

其次,歐洲早已完成了工業化,投資難以在上來。另一個關鍵因素便是,歐洲欠缺真正統一的市場,難以冒出超大的公司。歐盟看似是一個統一的經濟體,但由於各國發展水平不一,各有各的算盤,磨擦持續……

如同一個人年齡越大就越傳統,21世紀當世界大踏步邁進互聯網及數字經濟時代的時候,歐洲幾乎苟且偷安。還整天沉浸在昔日的輝煌當中不能自拔,甚至有些歐洲我國索性“平躺”。

日本和歐洲的狀況較為類似,可以說是“熟透了”。

日本的人口平均年齡是48.2歲,65歲以上人口占比28.4%,老齡化相當嚴重,多年的零利率和流動性陷阱都刺激不了日本人消費欲望,使日本處在將近30年“低欲望社會”情況。

日本領土面積窄小,國內市場規模不足以支撐超大公司,以前的東芝、豐田等巨頭都是全球化的產物。但如今,日本缺乏數據方面的巨頭公司,也連累了日本未來的全球競爭力。

然後就是美國。

做為全球首要大國,美國的人口平均年齡是38.3歲,65歲以上人口占比16.6%,也已進到四十不惑,但其經濟增速一直是發達國家的標杆。並且每次困境,美國都能很快修複。

那么美國的問題是什么呢?

第一產業空心化:金融和新科技是美國競爭力的來源,但是這兩個領域的發展都會造成頭部效用,帶來中間勞動力的坍塌,促使貧富懸殊增加。這樣的結果又導致了產業集聚,無疑又加劇了這一現象。

第二種族分歧:美國是一個多元化的民族社會,因而種族問題一直是困惑美國社會的痛點。持續爆發的種族矛盾,持續撕破著這個我國。不斷增加的貧富懸殊及其美國白人至上的價值觀,更激化了這一分歧的暴發。

講完了發達國家,再看看發展中國家

好多人看中印度,因為它人口年青,年齡只有28歲,市場規模極大,GDP的增速一度超過了中國,可是印度本身也有幾個問題:

第一印度的印度種姓難題、宗教難題、語言沒法統一等多種要素,促使社會效率低下、社會競爭不合理、市場分割嚴重,市場磨合成本比看起來強的多,指望它成為全球增長的動力,目前還不好說。

第二女性地位低下,社會勞動參與率很低,促使有效的勞動人口大打折扣。

講完了各國的內部環境,再看一下外部container環境:

第一,80時代之後,全球的增長是一個不均衡的增長,精英階層獲益,中產階層財富縮水,造成社會貧富懸殊增加。導致全球從重視增長效率轉為更重視分配的公平。

第二,世界經濟進到風景區地區

一場疫情促使各國政府貸幣大放水,造成“低增長、低費率、高分化”的情況加劇,促使世界經濟進入了風景區地區。

第三,隨著產業經濟的興起,以美國核心的單級秩序開始分裂,慢慢轉變成多極的世界形勢,各國“問鼎中原”的博奕趨勢越來越明顯。

根據以上分析,大家得出結論:

全球各國外部環境相對惡變;而各國內部,不管貧富都“家家可由本滄海一聲笑”。我們處於一個第三次科技革命與第四次科技革命的轉折期,各國的經濟發展都失去了原來的動力,以後的路在哪裏?如何走?針對人到中年的世界各地而言,都是艱難的選擇!

在那樣一個時代,我們能做的便是“沉積與堅持”,誰能等到最終即使贏。要記住四五十歲中年人的“魅力”,從不是跟20歲的膠原PK,而是看誰更能熬得過同齡人。

42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