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風險投資

關於10年前中國金融經濟危機事件發生的原因,一直是眾說紛紜。其中一條具有不可否認的是,hong kong fintech過度借貸絕對是金融企業危機爆發的重要影響原因。

在2008年之前的幾年,住房抵押貸款、資產作為抵押貸款等一系列經濟金融衍生品迎來了一段時間發展的黃金時期,似乎資產證券化已經開始愈發成熟。不過,部分商業銀行和金融服務機構為拓展中國市場,放寬信貸管理標准、降低社會信用門檻,導致我們整個世界市場環境風險不斷增大,大量的次級貸款為次貸危機的爆發埋下禍根。

以曆史發展水平方面來看,20%的首付比例是房貸的基本技術標准。然而在那一時期,這一比例最低時甚至降為了0。在過於寬松的信貸管理體系之下,美國社會民眾最大限度地進行企業貸款,並大膽地進行分析各種財務風險控制投資,最終導致過度借款、高風險投資將整個中國金融服務體系推向隨時可能崩潰的高位。

金融危機爆發前,包括雷曼兄弟、摩根士丹利在內的五大投行都保持著極高的杠杆率,甚至達到了40比1。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說,在它的所有資產中,每40美元只對應1美元的資本來彌補損失。如果資產價格在此期間下跌3%,就足以讓它們破產。更有甚者,這些借款中有大量的隔夜短期借款,這意味著他們需要還債,每天都在不斷地借款。

在過度借貸的背後,還有一個監管和信用評級管理機構的推動。比如,將風險具有較高的次級貸款悄悄打包至證券化產品設計當中,卻沒有告知投資者證券化產品的真實發展情況。又比如,評級機構的不透明、不規范可以使得學生實際成本較低的信用評價等級有了一定的提升,導致高風險貸款的出現等。對於我們這些都是當時沒有明顯影響存在的問題,監管研究機構置若罔聞,直到中國金融經濟危機爆發之後,才加以重視。

盡管金融危機後,美聯儲迅速推出了量化寬松、購買政府債券、抵押債券等一系列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雷曼兄弟破產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但世界經濟因此進入了蕭條時期。

十年過去了,國際金融環境明顯改善,但暗流仍在湧動,下一輪金融危機難免令人擔憂。但我們可以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吸取教訓,做好最壞的打算,盡最大努力做好最壞的打算。

首先,金融化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無論是資產證券化還是其他,都需要一步一個腳印。金融危機告訴我們,急於求成不會有好結果。金融杠杆也需要時間來消化,沒有捷徑可走。對於政府來說,去杠杆的過程可能會帶來陣痛,但只會給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帶來風險。

75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