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H
  • 該不該做指甲?扒一扒美甲的前世今生

    掌握了一點美甲現況後,有關要不要繼續做指甲,更應該知道一些美甲的常識和曆史。

    最先有些職業不接受職工留長指甲或人力美甲:例如醫生和護士,由於美甲會讓雙手沒法完全消毒。此外,在食品業或高度重視衛生的行業中一樣不可以職工美甲,以防止大規模感染發生。

    從心理學視角,當代美甲某種程度上能夠滿足部分審美需求和愛的要求。

    色調的誘惑

    但在古代,美甲的原因更是讓人目瞪口呆。

    在西方,公元前3200年大家便開始往指甲上兒童指甲油做花式了,而且都是男的才塗,甚至是一種身份的象征。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階級——色調越重,男人的級別就越高,從戰士到管理者。為較低等其他男性保存偏淺顏色。在戰鬥以前,戰士需要投入數小時來打扮和塗指甲。(來源:知乎-沒完沒療)Really?

    文藝複興時期,護盾和美甲(NailArt)變成了當時女性美容務必流程,他們刻意維持手指和手部的潔淨和美麗,以傳達出一個信號——生活優渥,不需要艱苦的勞作。

    但在東方,有數據顯示我國古代貴族的女子愛把指甲塗成金色或是銀色,或是戴著金色或是銀色的指甲套。到了秦漢時代女性們更喜歡用黑色或是紅色來裝飾自己的指甲。到了明朝,人們把阿拉伯樹膠、明膠、蜂蠟、植物性染劑和蛋清配制了一種合成染料。用磨碎的蘭草和玫瑰花瓣開展色調,配成了色彩鮮豔的甲油。

    《紅樓夢》裏的美甲大咖,晴雯應屬第一: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編懷古詩 胡庸醫亂用虎狼藥》中描寫到:

    這兒的婢女都回避了,有三四個老嬤嬤放下暖閣上的大紅繡幔,晴雯從幔中單伸手去。那醫生見這只手上有兩根指甲,足有三寸長,還有金鳳花染的通紅的印痕,便忙轉過頭來。有一個老嬤嬤忙拿了一塊手絹掩了。晴雯作為一個婢女,一只手竟有兩根三寸長的指甲,可見她平時並不做粗活粗活,是個嬌養的丫頭。最終晴雯重病,更是將右手上兩根蔥管一般的指甲齊根鉸下,交給寶玉做個執念。

    美甲大咖晴雯撕扇

    “十指纖纖玉筍紅,雁行斜過翠雲中。”元末明初的詩人楊廉夫用活色生香的詩句描寫佳人指甲的美麗。也有這首“夜搗守宮金鳳芷,十尖盡換紅鴨嘴。一曲鼓瑤琴,數點桃花汛水流。”側邊說明古時候,由於美甲的時間比較久,因此最佳時間應該是在夜裏。

    古代美甲PK,圖片來自網絡

    最終,到科學家和醫生上場了。據悉二十世紀初,一位法國化妝師得到了汽車噴漆的啟發,想起也許甲油還可以如出一轍。因此露華濃兄弟和科學家CharlesLachman開始找尋專門的材料去制造甲油。1932年,第一瓶露華濃甲油發布銷售。

    1934年,一位叫MaxwellLappe的牙醫為他習慣咬透明感指甲指甲的用戶制成了第一套假指甲。(真是一位充滿愛心和智慧的牙醫)

    1955年,另一位牙醫FrederickSlack在試圖用亞克力修複斷甲時,偶然發明了亞克力人力指甲。(真是一位勤於鑽研,熟練化學和材料學的牙醫)

    這兩位醫生歪打正著為美甲業指明了下一條出路——原先的指甲不好看不要緊,能夠貼假的。也成為第一代美甲的重要方法。

    122


    868
    有情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