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意透支信用卡三種疑難情形的認定

一是對惡意透支額度認定標准不統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2009年《關於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6條規定將複利、滯納金、服務費等發卡行收取的花費清除在惡意透支金額外,統一了執法規范,但實踐中公安部門、檢察槓桿系統之間對此難題欠缺統一的共識。如有的認為認定惡意透支金額以銀行報案時認定的本錢為准,而有的認為認定的惡意透支金額去除了銀行認定本錢中利息及服務費等費用。此外,從銀行調取的消費明細也沒有獨立的利息一欄,這也給辦案導致了一定困惑。對此,筆者認為惡意透支額度僅包括透現本錢。

信用卡詐騙做為合同詐騙的一種特殊方式,對其犯罪數額要以侵權人具體非法占有的金額認定。從犯罪構成要件來看,侵權人非法占有是信用卡詐騙犯罪的關鍵構成要件之一,占據強調的是可支配性。而侵權人僅對透現的本錢具備支配的概率,透支利息是銀行因當事人的透現行為所形成的盈利,把它測算為侵權人透現金額是以偏概全的。自然,處理此問題必須公、檢、法之間加強溝通,統一執法規范。銀行也應在報案材料中附專門的統計表,注明本錢、利息、複利和其它雜費,為司法部門查明案件事實提供便利。

二是辦卡人和具體刷卡人不一致如何認定犯罪行為人存有艱難。現實中,未密碼設置的信用卡在遺失後很有可能被冒充,即便有交易密碼的信用卡,只要知道密碼便能在親朋好友之間相互應用,導致大量刷卡人並非真正的持卡人,這也為檢察系統確定犯罪行為人給出了難題。

如甲在某銀行以自己名義辦理一張信用卡後將卡激活並設置了密碼,後甲的朋友乙規定甲將信用卡借給自己應用,並確保將准時償還借款。甲遂將信用卡借給乙應用,並告知密碼,乙透支消費後,逾期不償還借款,後銀行對甲開展催款,甲回絕償還借款。雖然從法理上來講,甲和乙對此筆負債應當承擔一同償還的責任,可是司法部門確定犯罪行為人則面臨舉證艱難。最先,在主觀上,如何證明乙具備惡意透支的主觀故意;其次,在客觀行為上,如何證明乙用過甲的信用卡;再次,銀行僅對甲開展催款,並沒有對乙開展催款,是否滿足我國刑法規定的3個月內對持卡人催款2次以上,持卡人不予還錢的狀況。

筆者認為,實踐中應掌握主客觀相統一的原則,既要考慮侵權人存不存在客觀上惡意透支行為,也要考慮辦卡人對刷卡人惡意透支行為的主觀心態,防止出現因不還款就判罪的客觀歸罪狀況(結果責任)。實際辦案中主要碰到以下這些狀況:

一是刷卡人因某種原因沒法申請到信用卡並急需信用卡消費,便讓辦卡人因其名義申辦信用卡。此種情況是辦卡人在明知刷卡人沒有信用額度,且很有可能私人貸款利息計算存有惡意透支可能時仍向其申辦信用卡,能夠確定辦卡人對刷卡人惡意透支行為有所了解,存有主觀故意,要以共犯論處。

二是辦卡人自願將信用卡交予刷卡人應用,雙方互相承諾如何還款等事項,此種情況牽涉到民事債權債務關系與違法犯罪主體認定交錯的問題。辦卡人和持卡人之間的借卡行為及辦卡人和銀行之間應屬於民事債權債務關系,理清這“三角關系”是解決此種情形的關鍵。

依據相對原則,信用卡上的透現額度是發卡行基於辦卡人個人征信給予的透支額度,通俗講是辦卡人欠銀行的錢,對於辦卡人和刷卡人之間的借貸糾紛,銀行並無權幹涉,具體刷卡人只能作為有利益關系的第三人,辦卡人可以向具體刷卡人追索。

刷卡人惡意透支後,銀行做為善意第三方針對惡意透支行為非辦卡人所做並不知情,不可讓銀行擔負二者民事糾紛的代價。辦卡人在開卡銀行催收後,應采取有效措施督促刷卡人還貸或是在明知實際應用人拒不還款、乏力還貸的情形下和銀行積極協商解決,若采用消極態度則可認定其主觀上具備縱容刷卡人惡意透支賬款的間接故意,這時仍以共犯論處。

三是辦案人“法”與“情”之間的選擇。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行為的違法性達到碰觸刑法的水平,但經常摻雜著一些讓辦案人“進退兩難”的因素。

其一,信用卡詐騙侵權人基本都對自己的行為供認,認罪服法,但他們內心卻覺得十分誣陷,大部分侵權人直到案發前還不知道透現不還的舉動達到觸犯刑法的代價。導致這個現象根本原因是銀行的說明責任不到位及辦卡人、刷卡人本身法律意識薄弱。

其二,主客觀不統一的舉動較多。信用卡基本扣稅計算機功能就是透現,一些家庭確有困難的刷卡人在透支信用卡銀行兩次催款後,因經濟情況限制如親人生病急用錢沒法在規定期限內按時還款,屬於有延長還款的有意但並非出於非法占有的主觀動因,換句話說不具有主觀故意但具有了銀行兩次催款後3個月仍不償還透現款息的客觀行為。此種情況若對侵權人實施酷刑名則“公平”,實則“殘酷”,是合法懲處犯罪行為但卻不合情理。在辦理案件中,對發生該類情況的犯罪嫌疑人,可對它進行取保侯審,使其家庭可以正常生活,體現法律的“溫度”。

其三,根據法律要求,只有組成惡意透支信用卡詐騙罪的持卡人償還全部透現款息的,才能夠對他從輕處罰。有時銀行未能及時報警,造成侵權人組成信用卡詐騙犯罪行為到銀行報警時利息翻了幾倍,加重了侵權人的經濟負擔。筆者認為,這期間所形成的利息並不全都是侵權人的過失,銀行一定程度上也存在過錯,不然忘掉還錢的侵權人不但要給自己未能及時還貸付錢,還要為銀行未能及時行使權利所造成的損失付錢,顯然有失公平。

107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