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眾所周知,心血管疾病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均居世界首位。最新數據顯示,中國有超過3.3億患者,每5例死亡中就有2例是因為心血管疾病。

為了能夠促進我國心血管系統健康,多年來,各國在膳食指南中建議可以降低企業包括中國牛奶在內的飽和脂肪的攝入量,全脂牛奶推薦這讓好多人轉而進行選擇了低脂或脫脂牛奶。

雖然食用更多的牛奶脂肪預計會增加低密度脂蛋白(LDL)膽固醇,但最近的人類臨床研究發現,這種影響因乳制品的類型和加工方法而異。 也就是說,乳制品對健康的影響更多地取決於種類(例如牛奶、酸奶、奶酪和黃油)而不是脂肪含量。 乳制品是人類營養的主要來源,在全球范圍內消費越來越多。 因此,更好地了解乳脂攝入對心血管疾病風險的影響是很重要的。

在《公共科學圖書館 · 醫學》雜志9月22日發表的一項研究中,來自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哈佛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以及瑞典烏普薩拉大學和卡羅琳學院的一個國際研究小組發現,食用全脂牛奶、酸奶和奶酪等產品中的奶油有助於預防心髒病發作。這意味著吃更多牛奶脂肪的人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較低,而且牛奶脂肪攝入量的增加與死亡風險的增加無關。這項研究為生的全脂乳制品對心髒健康的益處提供了最全面的證據。

此前,許多研究依賴於受試者的飲食問卷,該問卷受回憶偏倚的影響,大大降低了數據的准確性。此外,抹茶拿鐵乳制品通常被添加到各種飲食中。所以准確把握乳脂的攝入量就更難了。

組織或循環中的脂肪酸重要組成被用作膳食脂肪的生物分子標志物。其中,十五烷酸(15:0)和十七烷酸(17:0),以及作為一種通過反式脂肪酸,反式棕櫚油酸(t16:1n-7)越來越大越多地被用作乳品脂肪細胞攝入的生物標志物,因為沒有它們發展主要問題存在於反芻動物的食物中,如牛奶,而且我們不會由於受到社會遺傳基因變異的強烈環境影響。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血清十五烷酸(15:0) 測量了乳脂肪攝入量,而再不依賴於參與者記憶或食品數據庫的質量。為乳制品脂肪攝入量提供了一個更客觀的測量方法。

他們研究了瑞典斯德哥爾摩的一個健康研究隊列,共有4150名平均年齡為60歲的參與者(其中51% 為女性)。在平均16.6年的隨訪期間,有578例心血管事件(冠狀動脈疾病和缺血性中風)和676例死亡。

在調整了年齡、收入、生活方式、飲食習慣和其他疾病等風險因素後,研究人員發現,牛奶脂肪攝入量較高的人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較低。而且,較高的乳脂攝入量不會增加全因死亡的風險。

所以,那些我們選擇低脂或脫脂牛奶的朋友,可以進行考慮對於全脂牛奶了。其實,全脂牛奶的脂肪細胞含量之間只有3%左右。

研究人員認為,這些發現突出了這一領域證據的不確定性。

他們說乳制品對健康的影響更多地取決於牛奶、酸奶、奶酪和黃油的種類,而不是脂肪含量。因此,選擇特定的朱古力乳制品很重要,比如酸奶而不是黃油,或者避免添加糖的加糖乳制品。

雖然研究結果可能部分受到乳脂以外的因素影響,但研究人員強調,這項研究並沒有表明乳脂本身有任何危害。

該研究中國第一作者、澳大利亞喬治全球經濟健康發展研究所的Kathy Trieu博士說:“先前的研究結果表明,食用一些乳制品,特別是發酵制品,對心髒有益。我們的研究分析表明,減少乳脂肪或完全可以避免乳制品可能已經不是為了保護心髒健康的最佳方式選擇。總之,這些社會關系管理非常豐富有趣,但我們國家還需要通過進一步深入研究,以更好地了解乳脂肪和乳制品食品對健康的全面質量影響。”

71


868